用户名:
密 码:
您现在的位置:邪恶道 >> 日本电影 >> 内容

两人做人爱技巧姿势图/暴力强开小嫩苞小说/尿在你的里面不许流出

作者:站长 来源:网络 时间:2021/4/1 12:46:53

 新闻网01月06日报道 再来看他? 宋晨光敲响了酒店大门的不安感。 而这边,林白光拿着手机然后若有所思的摩挲着下巴。   几乎下一刻,沈琛安的电话就打了过来。   林白光故意等了一会才接电话,大忙人,怎么突然想到给我打电话了。 林白光,说实话,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在我的酒里动了手脚?   林白光皱眉说道,这话怎么说起,那酒我可是和你一起喝的。我没事啊,你怎么了?   沈琛安总不能说自己中招了吧,这种事情也算是黑历史,林白光要不承认他也没办法,他就是想弄清楚昨天进包间的那个女人是谁。   不过现在他肯定是不能从林白光这里了解什么,他只能让人私下调查。   好在这事情也不是什么难事,很快助理就带了沈琛安想要的东西,一段不是很清楚的监控录像。 走廊的灯光也很暗淡,即便那个进入包间的女人只有一个模糊不清的侧脸,可他还是认出了对方是谁。 林白光,宋晨光,很好!沈琛安意味不明的低喃了一句。   阿嚏!   怎么了宋姐,感冒了?旁边同事递过来一张纸巾。   宋晨光不好意思的道了声谢,就起身去了洗手间。   她从盛隆回来之后,就一直都心不在焉的,一想到沈琛安,她这浑身上下都好像不对劲。 不过还好那骚扰短信到是没有再发过来。 宋晨光好不容易熬到下班,本打算早点回去休息,谁曾想林白光突然一个电话把她叫去了办公室。   昨天可是答应了,要和我一起吃饭的。你不会忘了吧?林白光笑着问道。   宋晨光脸上闪过一抹心虚,她还真的把这事情给忘了。   没忘,你忙完了吗?如果下班了,我们找个地方吃饭。 已经差不多了,你等一下。林白光说完就开始收拾,五分钟之后两个人坐电梯下楼。 在电梯里的时候,林光白忍不住想要亲一口宋晨光,但被她躲开了。 林白光一脸不解的问道,晨光,你这两天怎么了?感觉你的状态有点不对。   宋晨光有些心虚,不是,我就是为合作案的事情费神。要不然你还是考虑换人吧。我真的担心如果不成功,会给你和公司都带来不小的损失。 她付不起这个后果,也不确定自己这么频繁接触沈琛安,最后会不会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心。   林白光仿佛没发现宋晨光脸上那一闪而逝的复杂之色,伸手拥着沈晨光的肩膀,凑到她耳边低语,你今天穿的可真漂亮。   宋晨光很不自在,但林白光也没做错什么,夸奖自己的女朋友,这本来就是一种情趣。   好在电梯门这时候打开了,宋晨光先一步走出去,躲开了林白光更亲密的动作。 两个人去了附近一家口碑不错的酒店餐厅,点完餐之后,林白光坐了一会就去了洗手间。 宋晨光坐的有些无聊,四处张望的时候,她竟然看见了沈琛安,神色冷清地走在众人前面。 那一瞬间,宋晨光的心‘咯噔’一下坠入了深渊,又是他! 林光白很快就回来了,语笑宴宴,他就好像没注意到宋晨光的反常一样,喝酒吃饭神态自若。 就在宋晨光坐立难安的时候,手机响了。 一条信息弹窗出来,当她看到那短信内容时,宋晨光立刻慌张的将手机拿起来,避免被林(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)白光看到。   怎么了?   哦!朋友发过来的信息。宋晨光撒了谎。   她的手指有些颤抖的点开了手机屏幕,里面只有一句话,你真美。   但是这里面却附带了一张照片。   点开看清楚照片之后,宋晨光的脸色骤然变得很苍白。   若是之前她对沈琛安一直都只是怀疑,那现在她几乎可以确定了,发那些骚扰短信的人就是沈琛安。   瞧瞧这张照片,里面的背景恰好就是之前她去的沈琛安的酒店房间,而照片画面正好就是她不小心扯掉沈琛安腰间白毛巾的一瞬。   这画面足够刁钻,至少乍一看不像是她不小心为之,更像是她主动饥渴的扑过去要对沈琛安投怀送抱。   没多一会儿,照片下面冒出来一条新内容。   瞧瞧你,真是急不可耐了啊。听说你都有男朋友了,不知道这张照片要是落在你男朋友手里,他会怎么想。 宋晨光呼吸一瞬间变得急促起来,她下意识的抬头去看对面坐着的林白光,发现他正低头玩着手机。 宋晨光颤抖着指尖回了一条短信,你到底想要怎么样?   我想怎么样?我想……弄……你。明明就是一段文字,却莫名让人觉得羞辱。   宋晨光迅速关掉了手机,心里乱成了一团,她现在脑子里已经被刷屏了,满满都是三个字。   沈琛安,沈琛安……   晨光,你脸色好苍白,不会是不舒服吧?就在这时候林白光关心的话语传来。   宋晨光心里有鬼,听到这话不免有些惊慌失措,这说话也有点语无论次。   我没什么啊,我好的很。啊不是,我就是觉得有点头疼。 林白光站起身,一脸严肃的说道,身体不舒服怎么不早点告诉我,这样我就不会硬要拉着你来陪我吃饭了。走,现在我就送你回去。 宋晨光坐在副驾驶位上,十分不安的看着林光白,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无时无刻她都在忍受着神秘短信的骚扰,可偏偏,这种折磨还不能和别人说。 晨光,我看你的脸色真的很不好,要不要去医院看看? 宋晨光摇摇头:我没事,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。 到家后,她什么话也没说,打开车门就上了楼,留下林光白一个人坐在车内,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。 一晚上的时间,宋晨光整个人就像是被放在烤炉上一样,一颗心无处安放,她洗完澡出来后坐在沙发上发呆。 安静的客厅内偶尔传来闹钟滴答滴答的声音,细微地几乎听不清,但就是这样的声响也让宋晨光一惊一乍。 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的宋晨光差点就要睡着了,就在这个时候,突如其来的声响惊醒了昏昏欲睡的她。 手机屏幕上细微的光芒一闪一闪的,宋晨光伸手,颤抖的手指出卖了她不安的内心。 又是短信! 宋晨光把手机关机,整个人抱着小抱枕蜷缩在沙发上,这样还不够,她坐起来把手机藏在了沙发垫下面,整个客厅一片漆黑。 可是客厅越安静,宋晨光的内心就越不安,就在这个时候,放置在客厅长久不使用的座机突然响了。 见鬼了见鬼了,宋晨光扑到座机前面,接起来就是一通乱骂。 你是不是有病啊,神经病变态,你信不信我报警抓你! 电话那边有一瞬间的沉默,再然后,响起了熟悉的声音。 晨光?怎么了? 是林光白,宋晨光清了清嗓子,有些尴尬地开口说道:光白……不好意思啊,你找我有事吗? 没,就是给你发信息一直没回,担心你。对了,你方便看看手机吗,我给你手机上发了一份合同。 好的。 两人没聊几句,电话就挂了,因为工作上的事情,宋晨光只好把手机开机。 手机刚开机,林光白说的合同她没看到,倒是信息记录第一时间弹了出来,鬼使神差的,宋晨光点开了信息。 看看你那放浪形骸的样子,真是骚的不得了,对了你男朋友还不知道这些事情吧,来找我,要不然……我就把这些照片发给他! 信息后面还附带了几张照片,宋晨光和沈琛安在酒店的互动。 因为角度刁钻,看起来就像是两个人发生了很多不可捉摸的事情一样。 宋晨光一脸怒火地看着信息,手指颤抖,眼眶渐渐变红,漆黑的客厅内只有手机一点零星光芒。 阴暗处就像是藏了会吃人的鬼魅,让她的心底弥漫出一阵阵恐惧。 你还不动手,是想让这些照片公之于众吗? 信息接踵而至,宋晨光‘蹭’的一下站起来,手机被她紧紧捏在掌心中。 她抿着唇,眼角藏着浓浓的怒火,这个人是算准了她一定会去吗! 如果她就是不去,又会怎么样?宋晨光坐在沙发上,一动不动,固执的神情藏着一股子倔强。 凭什么,那人说什么她就要去做!她偏不去,那人又能怎样呢。 过了大概有半个小时,宋晨光看着安静放在茶几上的手机,一脸平静,就在这个时候,沉寂了许久的手机又亮了。 真的不来?这个是你男朋友的号码吧,给你三十分钟,如果三十分钟后我没看见你,我就亲手把这些照片发给他。 宋晨光已经洗漱好了,穿的也是睡衣。 在收到这条信息后,她迅速换上外穿衣物,出门的时候她看了眼漆黑的天幕,如影随形的恐惧反而让她多了一份孤注一掷的勇气。 大不了……她就和那个人鱼死网破! 骚扰信息上给了一个地名,宋晨光知道那个地方,是本城有名的高档小区,里面住的人非富即贵。 她站在小区门口,看着奢华的建筑,默默把眼前高档的环境和沈琛安高贵的身份画上了等号。 直到现在,她还在心里面有一丝期盼,不会是沈琛安,他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,肯定不会! 一路走到指定的房间号,宋晨光深吸了一口气,抬手敲门。 ‘叮咚’! 清脆的门铃声在整个楼道里都格外清晰,光洁的瓷砖上是她的倒影,楼道里空无一人。 站在门外的宋晨光甚至清楚地听到了房门内传来一阵阵脚步声,她攒着拳头,低头看向地面。 门开了…… 吱呀的门声从她头顶传来,宋晨光抬头,楼道里的感应灯在这时候突然暗了下来,借着屋内的灯光,她清楚地看到了男人的面部轮廓,是他! 楼道里,沈琛安的侧脸显得格外幽深,他眯了眯眼睛,不满地说道:怎么又是你? 宋晨光看到他这个反应,真的是被气炸了,叫她过来的人是他,现在装傻的又是他! 她压抑住怒气说道:这话应该是我问沈先生才对吧! 什么意思?沈琛安测了测身子,示意宋晨光进屋,毕竟他这会没穿上衣,站在门口和一个女人说话,的确是不合规矩。 沈琛安,你究竟想干什么,你一次性说清楚,这样子揪着我不放有意思吗!宋晨光站在他前面,大声吼道。 有病。沈琛安白了她一眼,自顾自回房间换衣服。 一个人站在客厅的宋晨光也逐渐恢复了理智,看这房间的布置,应该是他住的地方,空气里面还充斥着一股酒味。 宋晨光看和放在茶几上的酒杯,冷哼了一声,这人真是有意思,把自己叫过来,竟然还在喝酒! 沈琛安出来后,看到的一幕就是宋晨光坐在地上,拿着酒杯慢吞吞地喝着,看她脸上的红晕,喝的不少了? 他走过去,拿起地上的酒杯,冷冷说道:真是荒唐,不请自来就算了,这会还敢喝酒? 感觉到身侧有人,宋晨光眯着眼睛,然后再看到是沈琛安后,崩溃地说道:又是你!你为什么总是欺负我,我不干了行吗,我不干了,你想干嘛就干嘛,我把我这条命给你好嘛…… 后面的话她说的不甚清楚,沈傅琛是越听越迷糊,到后面,他索性坐在了沙发上一边喝酒一边看她耍酒疯。 不知道是谁先放纵的,反正到了最后,沈琛安已经是抱着她躺在沙发上,衣服散乱了一地。 这时候宋晨光已经清醒的差不多了,在看到男人深沉的眼眸时,她暗暗惊呼,刚才她真的是疯魔了,竟然坐在他家地板上喝酒! 放开我……宋晨光挣扎着身子,怒吼。 送上门的女人,我为什么要拒绝? 女人的眼睛湿漉漉的,带着一丝惊恐,更多的是抗拒,不知道为什么,在沈傅琛眼里,厌极了宋晨光的抗拒。 他要她臣服在他的身下! 似乎是要惩罚她一般,沈琛安咬了她的脖颈一下,稍微用了一些力道,那尖锐的刺痛让宋晨光终于老实了一会儿。 沈琛安略略松开了宋晨光一些,让她可以看清楚他此刻的表情。 一双深不见底的漆黑眸子,像是两个巨大的黑色漩涡,能把人的灵魂吸进去直接万劫不复。   宋晨光,记住这一晚,这是你自找的!沈琛安说完这句话,就猛然身体朝前一挺。   一股钻心的疼痛直接把宋晨光的眼泪逼了出来。   她的双手死死的抓住了沈琛安的双臂,想要将人推开。   可这样却激怒了沈琛安,反而让他接下来的动作更加粗鲁不留情面,快速的运动可以让一个人感到畅快,却让另一个人痛苦的想要死掉。   宋晨光忍着泪想要挣扎,后来因为沈琛安来势汹汹,她的力气被一点点的消耗,最后只能无力的贴靠在镜面上,任由沈琛安对她为所欲为。   事实证明,身强体壮的男人持久力是可怕的,宋晨光最后都不记得自己被对方折磨了几次,只知道从浴室到床上,她是生生被这个她一直都不能忘怀的男人给做晕过去的。 等到宋晨光睁开眼睛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。 她下意识的想要起身,可浑身的酸痛和无力感,让她仅仅是动了一下,就疼的不敢再动了。   就在这时候,一只手臂突然横放在了她的腰上,下意识的收紧,宋晨光整个人都被这个男人给搂到了怀里去。   宋晨光偏头,目光对上的就是一张她光看着就觉得心痛的脸。   为什么会这样呢?   睡着的男人眼睫毛颤了一下,似乎是要苏醒过来了。 当时宋晨光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手下意识的摸到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,在脑子反应过来之前,她的动作先落了下去。 她把烟灰缸直接敲在了沈琛安的额头上,慌乱间用的的力道还不小,她当场就砸的对方头破血流。   等到理智回归,宋晨光吓得手一抖,烟灰缸落在了枕头上。   她苍白着一张脸,跌跌撞撞的下了床。   这会儿宋晨光身上什么衣服都没有,但是身上却布满了青紫的痕迹,可见昨天晚上两个人的战况是有多激烈。   宋晨光下了地才发现双腿无力,要不是及时扶住床沿,她估计都坐地上了。   本来已经要苏醒过来的沈琛安,因为挨了那么一下,人就直接晕了过去。 宋晨光她慌张的去了浴室,连澡都顾不上洗,穿好衣服就离开了公寓。 为了遮掩那些痕迹,她偷拿了沈琛安一件衬衫,虽然穿着裙子披着衬衫有点不伦不类,但总好过把那些不堪的印记露出来要好。   宋晨光迅速拦了一辆车回了自己的出租屋。



猜您有可能也喜欢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呢  称:
内  容:
页面右边大广告
电影网 更多>>

好吧,那谢谢东哥了。秦雪犹豫了一下之后道,她记住了我白天和她说的话,不再喊我房东,而是喊我

王景文年轻的时候是调情高手,而今虽然年纪大了,可依然能够将赵云秀话里的含义理解透彻。 他赶

新闻网01月06日报道 宋晨光凝视着窗外的夜晚,充满了恐惧。 听到她这样说,林光白神情变了

只见表嫂突然脸红了起来,微微低下头,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,要是嫂子做不到,嫂子就 虽然没有了

新闻网01月06日报道 再来看他? 宋晨光敲响了酒店大门的不安感。 而这边,林白光拿着手机

有线电视新闻网(csddq)6日电老王拿出手机,翻出自己偷拍到的王琴的照片给失足女看:这是

陈阿东也觉得不能拖,同意之后,李翠花就拿来一个瓷碗,将衬衣撩起来 阿东你手拿过来,这样 陈

早就上演宿舍楼下点蜡烛唱情歌的一幕了,就这样媛媛还是机警的躲开两次差点被人墙挡住,被人当众

布布11月01日电媒体表示,回到包厢,两个开发商调笑着对何丽说:丽丽呀,你对这小孩儿蛮特殊

新闻网3日报道老秦是一家豪车修理店的高级技工,自从遇见了美少妇江雪之后,整个人就像是被勾了

有线电视新闻网(csddq)4日电 你们都给我闪开!苏燕是真怒了,冲着拉她的人大喊。可是李

她沉迷其中,无法自拔,待迈克动作大了一点,马婷婷忍不住微微睁开了眼缝,赫然发现迈克! 啊!


关于电影 | 法律声明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RSS

Copyright @ 2014 午夜电影 All Rights Resverved.

Powered by 秋霞电影网 Design BY 日本电影院

     蜀ICP备08111273号

广告联系邮箱:ah9999com@163.com飞机号:@zaw888